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同

接着成长,接着修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爱爱书、写字、瑜伽,有一点小文青的气质,也对烟火味满满的生活爱得深沉,喜欢烹饪,也愿找到那个可以一路尝遍美食、斗嘴淘气的人过完一生

网易考拉推荐

当我不开心的时候  

2014-09-30 13:04:01|  分类: 嬉笑怒骂皆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从昨晚开始,好像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 先是师兄神烦地给我介绍男朋友。QQ上说“明天中午跟那同学一起吃饭”,面对着电脑屏幕,我眼泪止不住落下。在那一瞬间,我感到特别的委屈。我跟师哥说了句“男朋友的事,我想边走边看”。师哥后续还接了几句。我看着电脑屏幕无奈地笑了笑。就在心理咨询室,我哭了,哭得特别伤心,印象中应该是第二次。那是一种,没人理解的感觉。如果说,以前的我,还在沾沾自喜自己的特立独行,现在的我就是怀疑自己所谓的二乎了。

        研究生生活开始,你忽然觉得,你就跟一小白兔似的。别人的心思,你猜不透;甚至于,有时你都看不懂;更重要的是,可你身边的人都那么相似,那么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困惑了,可你不知道怎么做,所以,悲伤逆流成河(貌似这是一本书名,写到这里,与书的内容无关,只想强调悲伤)。跟老朋友聊起了语音,没说几句话,朋友就那么听着我满腹的不满,好像纸巾扯了一张又一张(我好像还很无聊地拍了张照片,哈哈)。还记得那个画面,三层小楼,收拾得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;楼里安静安静,楼下门卫大叔,楼上是我;只有三楼的心理咨询室亮着灯,小屋子挺温馨的,我一个人对着电脑,听着朋友偶尔安慰的声音,内心是无尽的伤心。

       十点从那出来,跟门卫大叔热情地说了声“再见”,去了教研室拿东西,心情不爽,师哥偏又提起了男朋友的事,鬼使神差地呛了师哥两句,甩了门走了。走在楼道上,晃过神来,有一种被鬼附身的感觉。毕竟他是师哥,毕竟他只是热情,根本没有理由向他发那么大的火。可是,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。事是我做的,没有什么可狡辩的。特别不开心,于是拨通了青岛小哥的电话。按说也不应该打这个电话吧,只是我的好哥们该结婚的结婚,该找女朋友找女朋友,该被我伤的被我伤了。反倒是他,虽没能彻底忘怀,但也并非铭刻于心,我们俩形成了一种近乎理智的淡淡的关系。跟他聊的挺多,挺舒服的。我说的话,他差不多能懂,当然主要是能面对问题,解决问题。想了想,也许就是他这种敢于尝试的勇气,始终是在心里。

       挂了青岛小哥的电话,看到了师哥的道歉短信,第一时间回过电话去,跟师哥郑重道歉,每句话都挺真诚的。道歉了自己的“心智年轻,考虑欠周,处事不当”,也表明立场“感情这事,我想先自己看看,等到真的靠谱找男朋友的时候,就麻烦师兄了”。也许,事情就这么过去了。下次饭桌上,当面敬酒赔罪。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  今天早晨,同学们纷纷说要去甘肃,一边是玩,一边是过去找大学好友。内心小激动了一把,就说我要打电话向老爸申请下,然后,然后,我就悲剧了。爸爸几乎是死活没同意。我忽然就又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,就我以前还觉得我父亲还挺理解我的,我的成长环境还算是自由吧。现在嘛,越发地觉得没有自由。不管是出于安全的考量,还是不明原因的反对,我都只能苦笑表示默许吧。或者我该奋起反抗,但不自觉地会有一种封建家长制的权威(我承认,我上纲上线了)。

       写到这,就到饭点了。收拾情绪,准备吃饭,下午准备上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